西门子燃气灶维修|冰箱维修|24小时统一售后热线

  • 3
  • 2
  • 1
  • 1
  • 2
  • 3
更多>>

西门子电器维修服务中心
电话:4OO8-5160-09
电话:4OO8-5160-09
地址:全国均有售后维修网点

网址:http://www.wxjnj.com

新闻资讯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西门子凯飒时代即将落幕

西门子凯飒时代即将落幕
 
 
11月7日,西门子集团在慕尼黑总部公布了2019财年四季度以及全年的财务数据。
如同ABB、通用电气等受累于全球经济大环境趋冷的工业巨头,西门子并未实现大幅业绩增长。其全年调整后经营性息税前利润与上一财年基本持平,为89.86亿欧元;全年营收增长5%,达868.49亿欧元;全年订单额增长7%,为979.99亿欧元。
具体到各个业务,被广泛视为未来西门子增长点的数字化工业集团,全年订单额下滑2%,为159.44亿欧元。该集团不甚理想的业绩,主要受到汽车产业和机械行业不景气的冲击。这两个行业分别约占数字化工业营收的20%和15%。
即将被分拆上市的油气与发电集团(GP),订单额反而增长8%,达199.75亿欧元。表现最为亮眼是轨道交通业务,订单额为128.94亿欧元,增幅达17%。
相比于略显枯燥的财务数据,当天会场内最受人关注的依然是那位侃侃而谈的首席执行官:凯飒(Joe Kaeser)。
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西门子监事会是否会再次延长凯飒将于2021年初到期的合同?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谁又会是他的接班人?
凯飒时代的印记:战略转型
过去数年间,凯飒已为西门子烙上了太多的个人印记。其任内推行的“愿景2020+”战略,彻底重塑了西门子这家百年企业。
“我们不是解体,而是创造了一个新公司。”在8月的三季度财报会上,凯飒如此强调。
但凯飒无法否认的是,最迟到2020年9月,营收占比最大的油气与发电集团(GP)将彻底从西门子分拆出去,并更名为Siemens Energy独立上市。
摇身一变成为母公司的西门子,将仅作为稳健型大股东,在Siemens Energy保留不超过49%的股权。未来,新公司的财务数据也不再计入西门子财报。
这意味着,德国法兰克福证交所即将出现一家营收达300亿欧元量级、员工数量超过8万人的新巨型企业。依托这一体量,它甚至能直接挤入DAX指数构成企业名单。
剥离油气与发电集团,本不在凯飒的计划内。
时钟拨回到六年之前的2013年,当凯飒从前任奥地利人罗旭德(Peter Lscher)手中接过西门子掌门人之位时,公司已在一年内连续数次下调了业绩预期。
彼时,西门子旗下复杂的16大业务集团中,真正具备强大盈利能力的寥寥无几。
几乎所有业内人都相信,时任公司财务董事的凯飒,将比靠着2006年贿赂丑闻才得以上台的罗旭德做得更好。凯飒也的确没有令外界失望。
闲暇之余兼职消防员的凯飒,传闻在就任西门子掌门人之前的那个周末,还颇为悠闲地为其巴伐利亚老家的救火队剪彩新采购的消防车。
但凯飒对自己的定位,显然不是西门子的救火队员。
凯飒就任后不久,时任能源业务董事许斯(Michael Sü)以及广受欢迎的工业业务董事鲁思沃(Siegfried Russwurm)先后被扫地出门。凯飒的身边,很快团结了一批以首席财务官拉尔夫·托马斯(Ralf Thomas)为首的高管团队,该团队被外界戏称为“凯飒的咖啡休息室内阁”。
树立了权威的凯飒开始大展拳脚。不到四年内,“愿景2020”和“愿景2020+”战略转型计划先后出炉。
根据计划,西门子臃肿的16个业务集团先被合并为9个,其后进一步精简至三大运营公司和三大战略公司,共计六个实体。
三大运营公司分别为天然气与发电、智能基础设施和数字化工业,三大战略公司则包括西门子医疗、西门子歌美飒以及西门子阿尔斯通。
一系列复杂操作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去中心化。凯飒相信,曾经叱咤风云的多元化巨头模式,已经穷途末路。近年来深陷泥潭的通用电气,就是最好的反面典型。
 
愿景2020+计划。图源:西门子遗憾的是,在成功将西门子医疗和西门子歌美飒独立上市后,凯飒的好运气似乎彻底用完。
今年2月中旬,战略公司的第三支柱——西门子轨道交通业务与阿尔斯通的合并案,遭到了欧盟委员会反垄断委员维斯塔格的否决。
这不仅彻底打乱了“愿景2020+”战略,更使原先的3+3格局直接变成了3+1+1格局。轨道交通业务将暂时与智能基础设施和数字化工业一同留在西门子集团之内。
但西门子不排除继续尝试与阿尔斯通进行合并,或选择将该业务独立上市的可能性。至于另两大战略公司,西门子歌美飒59%的股份将被转让给新成立的Siemens Energy,西门子医疗将成为硕果仅存的唯一真正的“战略公司”。
无论凯飒的“愿景2020+”战略最终打了多少折扣,西门子历时近五年的大刀阔斧战略转型即将步入尾声。
主导转型的凯飒,也将来到离开西门子权力中心的时刻。
今年9月,凯飒曾公开表态:“将在感到自己变得不可替代之前,及时退休。”根据西门子董事会的惯例,董事会成员在原则上年龄不应超过63岁。凯飒现年已62岁。
博乐仁和森的新时代
9月18日,西门子宣布提拔现任技术董事博乐仁(Roland Busch)为副首席执行官,并将于12月1日起兼任人力资源董事。
由于副首席执行官将分管战略转型的具体实施,博乐仁被广泛认定为凯飒的接班人。
此前,与凯飒私交不错的米夏埃尔·森(Michael Sen),也曾是下任首席执行官的热门候选人。但根据《南德意志报》等多家媒体消息,数名西门子监事会成员更倾向于技术出身的博乐仁。
森与凯飒均为财务出身,两人的行事风格都充满个性。目前,森是西门子医疗(Siemens Heathineer)的监事会主席。
森没有得到监事会的垂青,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是监事会主席——丹麦人施杰翰(Jim Hagemann Snabe)。
施杰翰曾任职欧洲第一大软件企业SAP,与时任CEO孟鼎铭共事多年。施杰翰为人低调,一直以来都是凯飒“愿景2020+”计划的坚定支持者,他们在战略转型问题上似乎所见略同。
但随着公司战略转型暂告一段落,两者的分歧或渐渐浮现。
西门子已经接近完成转型,从一家专注于大型订单的传统企业,变为专注于分散式订单的科技公司。现在,是时候深耕数字化工业业务、甚至再度开启该领域大规模并购活动了。
据《德国商报》援引多位监事会成员的说法,施杰翰主导的监事会相信,相比于仅有不到两年任期的凯飒,一位有着长远技术性眼光的接班人,才是新西门子所需要的掌舵人,至少不应当又是一位财务专家。
结合施杰翰在《梦想与细节》一书中所表达出的类似“哲学王独裁”的观点,以及其本人数学的纯理科背景,他对技术人才重掌西门子的偏爱,绝不是空穴来风。
这位技术人才正是博乐仁。
物理专业博士毕业的博乐仁,像个井井有条、一丝不苟的精密机器。出现在发布会上时,他总是沉默寡言的那个。
博乐仁曾多年负责西门子轨道交通业务,时常被员工在凌晨5点的公司健身房里撞见。为了阿尔斯通合并案,他边在跑步机上锻炼边戴着耳机补习法语,晨练之后的早餐通常是:几片面包加上一个不含蛋黄的荷包蛋。
“六个小时的睡眠对我来说足够了,有时五个半小时就行,时间再长就不必了。”博乐仁似乎永远精力充沛。在交通业务部时,他以深究高铁列车上每个螺丝的功用而备受员工瞩目。
在博乐仁的带领下,曾经盈利能力相对孱弱的交通业务完成了漂亮的转身。目前,该业务的盈利能力已超过了集团的平均水平。此前,博乐仁还担任过西门子威迪欧汽车公司的一把手职位,并拥有两年的驻华(上海)经历。
除了在西门子内部拥有丰富的管理经历外,博乐仁过硬的技术能力更是他的最大加分项。
博乐仁在巴伐利亚州最顶尖学府埃尔朗根-纽伦堡大学获得了物理博士学位,自1994年加入西门子以来,一直就职于研发岗位。“博乐仁对于软件和硬件的结合有着深刻的理解”,前法国财政部长布雷顿(Thierry Breton)对于他的评价,是最好的背书。
 
博乐仁(中间高个)回母校叙旧合影。图源:博乐仁个人推特面对来自微软和亚马逊等硅谷巨鳄的竞争,如何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西门子工业云平台Mindsphere与Simatic自动化技术的优势?
精通软硬件结合的博乐仁,加上SAP出身的施杰翰,或许是西门子目前的最优解。
但即便博乐仁已被封为“准太子”,其接班凯飒的安排也并非板上钉钉。
在接下来的数月时间里,博乐仁仍需要在副首席执行官的位置上证明自己。监事会将在2020年夏季就凯飒接班人问题做出最终决定。
除博乐仁外,西门子新生代中的另一位主角,自然是森。虽然他没有赢得西门子监事会的青睐,但被指定为未来新公司Siemens Energy的首席执行官。
此前凯飒在出访伊拉克以及跟随默克尔访问中国时,都带上了森。跟随凯飒学习如何在外交舞台上长袖善舞,也被视为森执掌Siemens Energy的前奏。
此外,森在分拆和剥离业务上丰富的经验,特别是西门子医疗上市时的突出贡献,以及其在德国电力石油化工巨头意昂集团的经历,都是西门子目前急缺的。
在当今能源转型浪潮下,可以肯定的是,燃气轮机逐渐小型化、去中心化的趋势,以及燃煤发电的颓势已难以改变。
得益于将被划归新公司的西门子歌美飒,凯飒和森对此给出的答案是拥抱能源转型: Siemens Energ将是唯一一家在风能、传统能源、输电等能源产业链各环节均有涉足的企业,因此也是能源转型一揽子方案的最佳提供者。
«« 上一篇:西门子洗衣机哪个好,高端系列见分晓端系列见分晓
«« 下一篇:西门子输电以数字化环保型产品助力能源转型